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主角是安良蕤温起斯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安良蕤温起斯霸气娘子御夫有术精彩完整版推荐

2020-05-20   编辑:冷无情
  • 霸气娘子御夫有术 霸气娘子御夫有术

    按理说清流门户的姑娘应该是相夫教子,勤俭持家,而且个顶个的能干了得,也不知可是月老打盹了,这送上门的娘子强悍而又不听使唤,惹自家相公练就十八般手艺,逢人叫喊:我擦我洗我能干!家人来报:“不好了,安娘子又与知州府的官人眉来眼去了!”他听去后,只惯老血一咳,我喷:“他们在哪里,快去追!”“不好了,安娘子又把家中钱财败光了!”他听去后,又将老血一咳,我喷!“我这里还有点,拿去给她!”“不好了,安娘子要休了相公你啊!”他听后,血槽已干,俩拖带拽撒泼打滚求抱抱求放过!

    咸饭不用喷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代言情
    立即阅读

《霸气娘子御夫有术》 小说介绍

主角是安良蕤,温起斯的小说叫《霸气娘子御夫有术》,是作者咸饭不用喷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按理说清流门户的姑娘应该是相夫教子,勤俭持家,而且个顶个的能干了得,也不知可是月老打盹了,这送上门的娘子强悍而又不听使唤,惹自家相公练就十八般手艺,逢人叫喊:我擦我洗我能干!家人来报:“不好了,安娘子又与知州府的官人眉来眼去了!”他听去后,只惯老血一咳,我喷:“他们在哪里,快去追!”“不好了,安娘子又把家中钱财败光了!”他听去后,又将老血一咳,我喷!“我这里还有点,拿去给她!”“不好了,安娘子要休了相公你啊!”他听后,血槽已干,俩拖带拽撒泼打滚求抱抱求放过!

《霸气娘子御夫有术》 两头分财 免费试读

听雨轩内,梅氏气乎坐上软榻,手里的刺木香菊轻绫罗扇一刻也不得闲,是恨不得生生折断,适才道:“真是活在祸害堆儿了,什么样的人也敢打我霍儿的主意,也不掂掂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让她进我家门也是祖上烧高香,自己的儿子不争气也就罢了,还敢妄想做这等好事,她怎么不去翻天啊!”

严妈妈刚入门便是见到这般说词,饶是见得梅氏常是这般,这脚步熟练轻慢,敛道:“大娘子可切莫再发这般大的脾气了,这墙隙有耳,这若是被哪个有心的听了去,老爷怪罪起来,苦头怕就是要担在嘴里独个尝了,老身瞧着那白哥儿实非如大娘子说得那般不争气,昨儿老身还瞧见白哥儿同教书合完堂的净哥儿聊天,看样子算不得生分,怕不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全自合计演给我们看罢了,想那姚氏也不知情,若不然怎会做这些痴傻行径,惹得各自的不痛快?”

听此梅氏将手中扇一停,想也是罢,故而也不能多追究呷道:“那人你可是瞧仔细了?”见严妈妈点了点罢,方才又道:“看那少白平时规规矩矩平时不吭的,想不到竟是存了这等心思,也不能全是了他的错,也能说他投生在了姚氏的肚子里,怎地不为自己打算打算呢,若他少白来日真能谋个一官半职的,我这个做大娘子的脸上也能风光些,就是那个修丫头,看着心思倒是不少,平日里花红柳绿的像极了她那个娘,若不是老爷生生要嫁那蕤丫头,那还地在霍儿面前这般谄媚!”

严妈妈呈了一碗酸梅汤,有意叫梅氏松泛了眉头道:“还是大姑娘嫁得好,有常州刺史家的大官人帮着说话,每年带回给大娘子的翡翠绸缎都是顶好的,再有大姑爷不用说也常去县令主薄家走动,该说的当是说明了,那姚氏即是有狐媚本事,她做不得外边的主,不知大娘子这汤可是合胃口?”

经她这般说来,梅氏已是将碗中汤喝去大半,心中畅快又岂有不合口的道理,严妈妈遣着高兴,岂料梅氏一个撇眼便是瞧见案上物,异问出处,严妈妈见状登时解说,煞是让梅氏斥道:“前个还紧巴说着娇儿的好,怎料是一个转眼心就投去了他处,宝祥宅的金饰也是那蕤丫头穿戴得起的吗,娇儿何时做事这般没分寸了!”

见是如此,严妈妈心紧着口道:“大姑娘宅心仁厚,在闺中时便常是可怜蕤丫头,如今又是蕤丫头大婚,手头宽裕些便置办了物件,也是想让大娘子体面,大娘子可不要驳了这番心思才是,再有送礼接礼的时候丫鬟们都是知道的!”

严妈妈是左右贴补好话,梅氏细指轻挑玉勺,享吃几口,这才松懈了心思,只是要拿自家东西给那些不值当的人,梅氏那口气便顺不下去,只当严妈妈正要将那饰器送走时,梅氏庭行几步只拣了一个成色差些的耳坠手镯道:“就这个吧,怕是太过贵重,蕤丫头也会觉着不自在,再有那个婆家恶补亏欠得很,送回去怕不多会也消磨光了,倒不如给我养老才是真的!”

听得她说来,严妈妈眉色一紧,她只道那安良蕤生得可怜怪不得旁人,想来严妈妈便闷不吭声便捧着细钿盒交到了阿喜的手上,阿喜抵是没瞧过这般好物什,紧步递到安良蕤面前道:“是大娘子屋的严妈妈送来的,瞧这水印光磨子,呀,是宝祥斋的物件呢,姑娘你快快瞧瞧啊!”

安良蕤只惯扶住那玉带螺纹抹额,眼瞧着病得厉害,抵不住地咳嗽了几声:“即是严妈妈送来的,方才我唤你好生打点给的小平,你可是应着给了,切莫再让大娘子那处的人再是不高兴才是!”

阿喜不等听来,已将盒面打开瞧了去,只当看到里边的物什,自己就沉不住气地跑到安良蕤面前:“姑娘,你可是要给到温家的,这往日使钱的地方还多得很,大娘子不待见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姑娘可切莫犯这般傻啊,我瞧那细钿盒外头金贵得很,里边才就个半大星点的耳坠子,谁家嫁姑娘不给几样体面的!”

她听来深谙其意,就着那折枝花帕掩住了自己,安良蕤深知大娘子这些年没少在外边置办田产,收赁利息,如今世道不好,显是钱财不能如意,而生身母亲嫁来安家时便只有这一舀碎银,实在不能奢望。

许是那门没有掩好,一个双髻面贴黄花的十三半大的妙龄少女便碎着步来到她们面前也未曾得她们个转面,叫她傲娇道:“四姐姐这是要嫁人了,连我这个做妹妹的也不想理会了,哎呀,四姐姐这个好漂亮啊,可是宝祥斋的银鎏描金坠子?”安良蕤听着显是一惊,又不好面露小家怯色只地轻道:“你认得?”

她只当将眼紧盯着那细钿盒子,话中夹着几分委屈:“可不认得吗,上次我与小娘原是要去宝祥斋挑选几样物件做我的生礼,哪知小娘荷包被人扒了去,又碰上大娘子所减份例,我便是再也踏不进拿宝祥斋的门了,哎呀,看这成色许掺了差品,怎么瞧着光泽不大好,不是妹妹想要,实在是四姐姐大婚,若是带了此物岂不是要丢了爹爹的脸面,四姐姐是最知道爹爹是好面子,可对!”

不等安良蕤反应过来,安良修已是将那细钿盒子抢了过去。这门第原祖上清流,原就不喜骄奢,想那安仲谦若不是得些祖上阴佑吃些虚名还何至于还能撑到现在,若是想要便是拿去吧,又何苦将自家爹爹挖讽一番,想要此刻她登时昏躺于榻。

“姑娘,你怎可这般糊涂,让她抢夺了去,那可是大娘子给的陪嫁啊,这下好了,方才还嫌弃,现在是嫌弃也没得嫌弃了,小娘留下的物件这些年我们也算吃空了,到时我们要拿个什么出嫁啊?”阿喜实是气不过,但瞧那安良蕤无为强说,也只得将口闭上。

姚氏身作小妾但眼高狠辣,连是几年前还看得温顺和谦的修丫头也变得这般势利,家中宠爱多是分给了她,常此下来只怕将来目中无人,恐丢了自家爹爹名声,可眼下自己不过就要出嫁,全抵做半个外人,日后也不好多嘴多舌,叫安良蕤如何有话说?

阿喜只得让她养神,正当走时,忽听人道:“方才我见六妹妹从四姐姐这处跑了出去,闲暇经过此处有争执,可是方才六妹妹做错了何事,若真是有那便是姐姐的不是,如此我就在此替我妹妹给四姐姐道个不是!”

来人便是姚氏的儿子安少白,家中年纪排行最五,可看模样是要比他前几位哥姐都要沉稳得多,只是他平日鲜少和良蕤亲近,这不站在了眼前了听了好些话,良蕤方才认出他来,言道:“也不多是,六妹妹性格温润,方才还惦记着要我吃些什么,阿喜原自给我做了糕点,我吃不下,阿喜就急了些,全自是些小事,你年纪尚小,再有两年,也该是你参加乡试之时,可是有何不懂,想要买的书籍,四姐都给你添办如何?”

他但听脸色一紧,齐身对袖道:“四姐姐将是出嫁,用度自是不小,且我小娘份额宽裕,实在不宜让四姐姐破费了,倒是四姐姐可有什么想吃的,我做弟弟未可也不是不能做到!”

阿喜听来眼神如寒霜儿般,眼紧着安良蕤,却是见她无半点恼怒,只得将那口气生生压住。听她道:“并无何想要,平日里我都并无可给些你的,如今姐姐就要出嫁了,日后姐姐想要求你帮忙的事怕也会不少,给你买点书也就是些心意,你若是不收下才叫姐姐难受,我的好弟弟看你聪明慧珍,将来考个状元可不要不认姐姐才是?”

少白舍下一想,眼中片刻便无了方才那般拘谨,反而多了几分释然,原自鲜少不见面的四姐姐还以为该是如小娘姚氏说的那般骄奢安逸,如今看来旁风不信也罢,适才见安良蕤唤阿喜从细钿盒里取了些交子,裹紧实在些便让安少白一并带走了去。

只是此事料不过竟是让姚氏同安老爷享吃晚饭时忽听了去,让姚氏煞间脸色骤变,夹着一块酸甜鱼块放进安少白碗中道:“那你先前接了四姐姐的交子可是谢了四姐姐,你也是,怎么能让四姐姐破费呢,或不是是大娘子的心意,你这收了该是如何是好,还是改个日我快快为她做些礼回了去才好!”

安少白听来只是将那羽睫微收,适才幽幽看向安仲谦,安仲谦自打收了安良蕤的小娘做了妾室,整个人多添了几分欢喜不说,更是一个激灵又将姚氏收做了偏房,不成想姚氏多姿,沉醉其中,以至于魏氏病死自己也没个大悲恸,如今擅自办了这桩婚事,不想他的安良蕤还掂挂着家中事件,实在叫他羞煞得很啊,只得扔下筷箸独个离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